我好想再次放映我的童年

  依稀记得,那个时候,我们最大的烦恼是想要快点长大,想要逃离那个学校,想要逃避学习,想要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想要成为一个独闯江湖的大侠。

  小时候,总是会被家里人逼着写作业,在补习班与学校、家之间来回穿梭,总是觉得自己与别的小朋友不一样,不能到处去玩。

  因此,总以为只要自己长大了,就可以不用听爸爸妈妈的话了,就可以到处去和同学一起玩了,玩的再晚也不用回家了,也不用被家里人唠叨个不停。

  小时候,早上7点,我们总会听到父母频繁的敲门声音,父母在床头边的絮絮叨叨。

  有时,快迟到的时候,我们随手抓起桌上的包子、豆浆,催促着父母快点送自己去学校,生怕迟到站在教室门口。

  那时,我们总会提前在学校接满水杯,然后在路旁的小贩掏出自己皱巴巴的五角钱,买一包辣条在路上偷吃。

  那时,每次只要父母问起想去哪里庆祝自己考了个好成绩,总会说道“我要吃肯德基全家桶!我要吃冰淇淋!”

  喜欢把小熊和其他玩偶们摆在床上围成一圈,然后开始编故事,把自己想象成城堡里的公主,和玩偶们说话,累了就在玩具堆里睡觉,感觉很安全。

  那时,我们喜欢奥特曼、铠甲勇士,常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说道“迪迦·奥特曼/铠甲勇士,变身!”。

  看着喜羊羊他们与灰太狼之间的斗智斗勇,回答总看不到面前独木桥的爱冒险的朵拉,唱着“海绵宝宝,海绵宝宝。”......

  后来我们长大了,确实父母也没有像小时候那样管过我们了,我们爱玩、爱吃、爱看的事物都在慢慢退出我们的世界。

  但是却突然发现,那种偷偷看周末大放送的日子,偷着出去玩的日子,偷偷幻想着外来的样子,线年,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依旧在声声叫着夏天,放了假的孩子们,还是会在街头巷尾听到《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