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自招”顺应教育公平的期许

  日前,清华、北大、复旦、人大、武大等超过70所高校公布了2019年自主招生简章,在教育部最严“自招”政策大背景下,今年的自主招生普遍收紧。

  总体来看,今年高校自主招生呈现几大重要变化。一是报名门槛提高,今年各大高校自主招生认可的奖项类别大幅缩减,学科类竞赛基本要求“省级一等奖”及以上级别的奖项,多所高校明确“论文和专利不得作为申报材料”;二是考核难度增加,对考生进行体质测试不再是清华大学的专属,多所高校复试“标配”了肺活量、坐位体前屈、立定跳远等考核项目;三是降分优惠大幅缩水,已经公布简章的高校优惠分值多数为生源省高校投档分数线分,而且考生必须达到一本线。此外,还有多校自招取消文史类专业,招生计划数大幅减少。不少媒体称今年的自主招生可谓“史上最严”“史上最难”。

  无论是门槛提高、专业优化,抑或是名额缩减、优惠降低,都充分体现了教育部年初发布“十严格自招”的政策意图。为了打破“一考定终身”,自主招生政策从2003年开始实施,不拘一格为一些“偏才”“怪才”提供进入重点大学的路径。但自主招生在受到越来越多家长和学生关注的同时,也随之出现了专利论文买卖、招生腐败等问题。曾有调查显示,自主招生生源主要集中在城市,原因就是城市的孩子有“比较优势”,许多家长从小就为孩子的各类竞赛、论文做准备。针对这种种怪象,2018年,教育部专门发文,提出严格报名条件、严格材料审查、严格学校考核、严格监督制约、严格惩处造假等“五严格”工作要求。今年年初,教育部对自主招生政策再发文,并从招生政策、招生程序、监督管理等方面严加规范,升格至“十严格”。

  公平作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一个前提和底线,必须牢牢守住。自主招生政策上的“减法”,其实是为了寻求教育公平上的“加法”。招生、优惠幅度等“缩水”,也是为了避免自主招生“注水”。一个通过发文章“闯关”成功走向名校的学生,未来怎会成为栋梁之材?若只是从千篇一律的简历中来筛选出一个“履历”最漂亮者,“双一流”建设的人才基石何以稳固?高校作为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高地,在自主招生中不能忽略价值引导的使命,应该最大化体现大学的办学宗旨和精神。自主招生政策收紧后,功利色彩大大减退,个别逐利者会理性选择竞赛,将重心回归到高考赛场上,这对促进教育公平具有重大意义。还有一些高校为了方便农村学生参加自主招生,在多地设置考点,提供经济资助,并专门开设针对农村考生的自主招生项目。在追求公平性上这样的探索值得推广。

  自主招生政策的严格并不意味着人才选拔的渠道变窄。随着招生改革的深化,尤其是新高考改革来临,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已经成为人才选拔的主流趋势。各种招生类型之间各有优劣,又各有侧重、互为补充。其中,不再有“一考定终身”的担忧,也融入了“综合评价”的空间,真正有能力的学生仍然会脱颖而出,这显然顺应了人们对教育公平的期许。(刘婵)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新的时代背景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形成客观性认识、本质性理解与自觉性认同是提升中国价值观念国际认同度的必然逻辑。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道义性,就体现在它强调各国在追求本国正当利益时应该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应该促进各国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