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公平的结果-搜狐

  不得不承认新闻人物的辐射能量之大。当含冤度过11年牢狱之灾的佘祥林不折不扣地成为近期媒体关注的焦点之后,与佘祥林有关的一切———“死而复生”的前妻、早逝的母亲、被迫辍学的女儿、远走他乡的兄弟、良心作证的乡亲们都无一例外地进入了媒体视野,还有佛山一家为佘祥林义诊的民营医院。4月18日凌晨5时许,佘祥林被广东省佛山市一家民营医院的两位院长接到佛山进行颈椎病的治疗。(4月19日《北京娱乐信报》)

  然而,这家医院却被怀疑在作秀,因为“该医院注册日期为2005年3月25日。当记者到达医院时,工人仍在安装医院门前的红十字标识,整个四楼弥漫着装修完的难闻气味。”该医院仅有10名临床医生,5名护士。潜台词很明显,规模如此之小的医院对佘祥林的诊治能有效吗?它为什么不免费诊治别的病人?

  在娱乐新闻的圈子里有人利用所谓的明星来炒作自己,在社会新闻的圈子里有人利用新闻人物来包装自己,所不同的仅仅是娱乐要贩卖隐私贩卖恶俗,而社会新闻的包装需要付诸行动,为新闻人物行善是再好不过的途径。

  佘祥林无罪释放后,荆门市财经学校、随州机电工程学校、湖北省贸易科学技术学校、荆门城乡建设学校等先后给佘家打来电话,邀请佘祥林的女儿到他们学校免费就读。有学校还承诺可以为佘祥林安排工作。

  之前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些学校的名字,但是,不管佘祥林和他女儿最终会不会与他们产生关系,反正这些学校的名字是被广为传播了——向需要帮助的佘祥林招招手就可以被报道,这比单纯的广告传播成本要小的多,产生的社会效益却不知大了多少倍。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佛山这家民营医院才被人怀疑在作秀,在炒作自己。

  行善总是值得称道的,媒体也有义务对善行进行传播。关键是,无论佛山这家医院还是那些承诺接收佘华容免费就读的学校,他们都是经济实体,他们在与新闻人物发生关联时以极小的成本投机着太大的收益:我们周遭有许多需要被救助的人,他们为什么不去救助那些没有成为新闻人物的、甚至比新闻人物还要困难的弱势者?

  很多网友质疑记者的报道倾向——凭什么怀疑医院在炒作?好歹医院也是在做好事!如果从新闻职业伦理所讲究的“新闻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角度看,记者完全可以对这种有功利性质的善行不理不睬或者报道模糊化,比如完全模糊掉医院的名字,这样就不再具备广告传播的功效。中国新闻伦理中是讲究“诚信相通”的,记者应该对受访对象和受众以诚相待,不能先入为主或者以自己的爱恨去衡量事物的善恶,但同时又不能丢掉“怀疑一切”的职业精神。“诚信相通”与“怀疑一切”之间必须选择一个平衡点。

  所以,对这家为“新闻人物”佘祥林行善的医院、对类似为“新闻人物”行善的事件进行“新闻冷处理”,不要轻易地作出价值判断,这才是最公平的结果——对行善的实施者公平,对当事人公平,对读者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