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俄烏衝突拱火澆油背後是自私的利益盤算西班牙國際問題專家胡

  美國政府持續不斷為俄烏衝突拱火,與此同時,美國主要軍工企業股價大幅上漲。美國隔岸觀火、通過製造衝突和挑起戰爭收割財富的做法,在國際社會引發廣泛質疑和不滿。

  美國國務院近日發佈聲明公開一系列援助烏克蘭的措施,包括提供外交支援、資金援助以及出售軍火等。國際輿論普遍認為,美國政府處心積慮鼓動戰爭、火上澆油,其目的是延長俄烏衝突,謀求自身地緣戰略利益。美國政府官員、軍工企業和國會議員則從中各取所需,賺得“盆滿缽滿”。

  美國防部前官員富蘭克林斯平尼指出,美國軍工複合體應該對俄烏衝突的爆發負責,因為軍工複合體的商業模式及其遊説活動是冷戰後北約一再東擴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國軍工複合體向烏克蘭和其他地區輸出大量武器,從烏克蘭危機中大舉獲利。軍工巨頭是美國窮兵黷武的幕後重要推手

  美國不少國會議員、主流媒體和政府高官都與美國軍工複合體有著密切關聯。軍工企業憑藉議員和高官支援,簽下軍方鉅額合同;議員則獲得軍工企業提供的競選資金,一些高官從政前或卸任後在軍工巨頭擔任高管。數據顯示,美國軍工複合體正從俄烏衝突升級中賺取暴利。相關企業股價飛漲,美國與歐洲國家的國防預算持續增加,軍工巨頭又成功炮製了“血腥戰爭財富”的機會。

  《紐約時報》報道説,在俄烏戰爭開始僅一週之內,美國便向烏克蘭提供了近1.7萬枚“毒刺”防空導彈和“標槍”反坦克導彈。美國《商業內幕》網站報道説,至少有19名美國國會議員或其配偶持有製造“毒刺”和“標槍”導彈的軍火公司的股份,尤其是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在當前危機持續的背景下,預計這兩家軍火商將獲得高達數十億美元的鉅額利潤。截至4月21日收盤價顯示,自俄羅斯在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以來,一個月內,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股價上漲25.6%,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股價上漲24%,雷神公司股價上漲近15%。

  “戰爭販子都在鼓動與俄羅斯的新冷戰……這符合他們的利益,將萬億美元裝進軍工複合體的腰包。”美國前國會眾議員加巴德指出,“讓俄羅斯進攻烏克蘭”,美國軍工複合體將從中獲利,“軍工複合體將比它們與‘基地’組織作戰要掙得多得多”。

  斯平尼日前撰文表示,俄烏衝突是北約東擴一個“可預見的後果”。戰爭是很糟糕的事情,然而,“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五角大樓、K街(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遊説公司聚集地)、軍工企業以及整個國會大廈內,都在悄悄地開香檳慶祝”。全世界將在很長一段時間為此埋單。美國的利益集團通過不斷加劇的緊張局勢、煽動對俄恐懼政治以及“妖魔化”手段,來證明龐大國防開支的正當性,推動軍備支出上漲。

  美國軍火公司為政治遊説砸下大量資金。“公開秘密”網站的數據顯示,2021年,雷神公司在聯邦遊説活動上花費約1540萬美元,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花費超過1440萬美元。美國反戰組織“公正外交政策”執行主任埃裏克斯珀林表示,美國軍工複合體向烏克蘭和其他地區輸出大量武器,從烏克蘭危機中大舉獲利。軍工巨頭是美國窮兵黷武的幕後重要推手。

  俄烏衝突可能正中美國等西方國家主要油氣公司的下懷。這些公司希望戰爭能為其帶來新的巨大盈利機會

  美國通過挑動俄烏衝突,導致全球能源市場價格暴漲,美國油氣企業又從俄烏衝突中賺得“盆滿缽滿”。

  美國“人民世界”網站評論指出,俄烏衝突可能正中美國等西方國家主要油氣公司的下懷。這些公司希望戰爭能為其帶來新的巨大盈利機會。目前,埃克森美孚、殼牌、英國石油等跨國石油和天然氣壟斷企業,以及與之相關的鑽井和運輸公司網路,都企圖搶奪俄羅斯的油氣出口份額。

  俄烏衝突爆發之前,美國石油業協會官員弗蘭克麥基亞羅拉就宣佈,美國石油和天然氣生産商可以幫助填補烏克蘭戰爭造成的任何産量缺口。他承認,在衝突之前,美國油氣公司根本無法與俄羅斯能源企業競爭。

  路透社報道説,俄烏衝突爆發後,歐盟制定的目標是今年將其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減少2/3,並在2027年之前結束所有俄羅斯化石燃料的進口。3月下旬,美國和歐盟宣佈,美國將在今年向歐盟額外提供150億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氣。

  美國一方面要求歐盟國家停止進口俄羅斯石油,另一方面,自己卻在默默加大進口量。美國能源資訊署的數據顯示,從3月19日到25日,美國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量比前一週增加了43%,每天高達10萬桶。

  “對於西方能源巨頭來説,這場地緣政治地震可能意味著巨大的利潤溢價。”美國“人民世界”網站評論説,“油氣巨頭贏了,我們都輸了”,全球油價一度創下14年來新高。美國民眾將在加油站、便利店支付更多,而公共資金被用於軍火上面,而非社會需求。

  從俄烏衝突中獲益的還有眾多美國政客。埃及作家哈利勒阿納尼將美國一些政客形容為“戰爭掮客”。他説:“挑動戰爭而不是阻止戰爭,才符合這部分政客的利益,才能確保其利潤的持續和銀行賬戶內的回報增加等。”《商業內幕》網站報道説,美國眾多國會議員包括約翰拉瑟福德、瑪喬麗格林,在衝突爆發前購入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股票。而參議員約翰希肯盧珀則長期持有雷神公司的股票。

  印度TFI全球新聞網一篇評論文章説,如此多的美國國會議員在國防工業擁有商業利益是“厚顏無恥的”,這幫助他們賺了大錢,“對於美國議員來説,在道德與金錢的較量中,後者總是贏家”。

  挑動俄烏衝突對於美國來説是筆大生意,美國的對外決策很大程度上被軍工集團綁架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的文章分析,美方不斷增加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是希望烏克蘭繼續打下去,局勢持續時間越長,美國越能最大程度獲取戰略和經濟利益。

  土耳其作家和政治學家蘇萊曼塞伊菲厄雲日前撰文指出,俄烏衝突為美國軍工企業注入了活力,油氣價格大漲為美國能源公司帶來更多收入,因此美國不希望戰爭結束。

  美國美利堅大學歷史學教授彼得庫茲尼克一針見血地指出,挑動俄烏衝突對於美國來説是筆大生意,美國的對外決策很大程度上被軍工集團綁架,“滲透著鮮血的戰爭財富邏輯已經成為美國膏肓之疾”。

  美國媒體報道説,美國政壇上活躍著4000多個軍工複合體的遊説集團。軍工複合體不但有能力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政府更疊的影響,而且往往能夠阻止要動其蛋糕的政府決策,哪怕這些決策是符合公共利益的。《美國人雜誌》報道稱,美國的軍費開支遠遠超過其他任何國家,每年還在世界各地挑動衝突以便出口價值數百億美元的武器。俄烏衝突將使北約成員國國防預算增加,給美軍工企業帶來巨大商機。美國2023財政年度為國防部提供的預算也增加4%。

  斯平尼指出,五角大樓“預算最大化的戰略”已令美國政治經濟對國防開支産生更大的依賴。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威爾在1961年已經認識到這種“怪誕的扭曲”。他曾説,一個強大的軍工複合體的出現,有一天可能會威脅到美國民主本身。

  “越來越多的財富繼續流向波音、雷神、洛克希德馬丁等大型公司,而這些公司都很樂意聘請退休的美國將軍擔任董事會成員。”美國空軍退役中校威廉阿斯托爾批評説,美國政府存在軍事凱恩斯主義的一貫做法,即以犧牲大多數人的利益為代價,為相對少數人提供工作和財富。阿斯托爾指出,60年來,美國肆意使用武器對付無法以同等武器還擊的人民,而美國軍工複合體則從中牟取暴利。美國政府不斷撒謊,並對軍事失敗缺乏問責,重要的政府或軍事官員基本上從不承擔責任。美國發動的戰爭在全球造成重大破壞,而美國工人的生活未能得到改善。

  西班牙國際問題專家胡利奧裏奧斯指出:“華盛頓是俄烏衝突的最大贏家。美國在拱別人的火,算自己的賬,打著‘一石多鳥’的小算盤。”

  關於我們 刊登廣告 聯繫方式 本站地圖 對外服務: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